中国政府网  |   山西省政府  |   长治市政府 今天是

热点查询:潞城潞城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潞城要闻

微子岭:寻觅远古那一缕清风

 时间:2018-11-01 11:13       大    中    小      来源: 潞城新闻中心

  文/王芳

  1

  若说潞城境内历史之久远,当属微子镇无疑。相传此地为微子城,微子所封之地。微子为商朝帝乙之子,纣王之庶兄,始封于此。而潞城之来历始于春秋时期赤狄所建之潞子国。商周之后是春秋,微子之史早于潞城城史六百年。

  打小的时候,每年就要几次到微子镇走亲戚,我的一个姑奶奶嫁到了子镇,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去,古镇上的喧哗超过了小村庄太多,在当时的我眼里,就算得上是繁华了。镇上有条小街,街道两旁店铺林立,走在这样的街上,即使身无分文,也有几分小傲娇。那时候,父辈人称呼微子镇为“邑”,后来请教过有识之士,到底是哪个“邑”,他们的回答分为两种:一是“邑”,就是城镇的意思,二是“刈”,这里曾经叫刈陵。到底是哪个,我也不知,就此存疑也挺好的。等到识字了,才知道这里官名“微子镇”,且有一定渊源。

  最近几年,微子镇每到七月十九,香火又旺盛起来,因为镇子东边的比干岭上,三仁祠修好并举办了各种活动。

  史书中所有记载都指明一件事,微子岭上有三仁祠。

  2

  站在微子岭上,极目四顾,阡陌田舍,厂矿交错,众山环绕的天然盛景又被人类各种创造所打破,仿佛山水画被涂改过,那么地不具有美感。

  风吹来,有几分冷意,在苍凉的冬日中,望着四周的枯瘦,裹了裹衣服,对着山下的雾霭,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空气中留下了白白的帘雾,就象飞机在空中划下的尾翼。随之那些古籍中的记载又从记忆中涌出来。

  既有微子镇,自然是因为有微子岭。《潞城揽胜》中这样记载:

  微子岭,北端有一土山,古称比干岭,距县城东北十公里处。山高一公里,斜延5公里下面就是微子村(现为微子镇)。古往今来,比干岭流传着一个比干访微子的故事,比干是商朝丞相,又是微子叔父,微子是纣王的长兄,他们的父亲帝乙是商代第二十九位君王,帝乙因微子为庶出,便将帝位传给纣王。纣王荒淫无道,朝野反对,议废纣立微,纣王闻听便将微子赶出朝歌,封于微子国。微子勤政爱民,国富民盈,一向忧国忧民的比干闻之大喜,专程来访微子,所见所闻,名不虚传,回朝便以此谏纣王,纣王听信妲己谗言,将比干剖腹挖心,比干没死,离开朝歌,来找微子,走到微子岭上,见一老妇,专抽草心,便问她:抽草心,草岂能活?老妇人答曰:子亦无心,为何活着?据说,比干若不遇此老妇,百日后还会长出心来,将长寿,然被老妇一语点破,比干即死,人们便将微子岭北端的土山改称比干岭。微子、比干佳传感动唐王,于唐元和六年在微子岭上建三仁祠。

  古志中言明:不意山城荒野,清风可挹,故为景七。也即此景为潞城古八景之七“微子清风”。

  若从唐代算起,三仁祠的历史有1200多年了,中间几兴几废,几不可闻。

  翻阅志书,有一篇《重修微子庙记》映入我眼帘,相传为杨汉卿所撰。

  碑记中先称扬三仁的功德,顺带提出他的质疑:上党北五十里,地曰微子,自前古立祠于此。山下有故墟曰宋城,世传商微子居昔焉。考之于《传》,微,畿内国也,以元子分封,故遂为号,至成正封之于宋,以奉殷后,此去纣都不数百里,岂其始封之地耶?旧祠以箕子、比干配享,端冕南向即微子也,被发奴奴坐于左即箕子也,玄冠曰王子坐于右即比干也。当纣之时,贤臣失位,或负重器而归周,或佯狂而为奴,或亟谏而剖心,虽制行不一,殊途而同归。故孔子称曰:殷有三仁焉。成周继兴,诛暴进贤,彼去位而亡者,乃作宾于王家;以狂而拘囚者,得肆志于洪范;至使死骨不朽,即其墓而封焉,以成王周公之盛。犹尊崇之如此,其以仁人之功烈,不特著于当时,其德可加于后世,是宜为百世祀也。

  碑记又透露若干信息:杨汉卿当为微子镇人,世代居住于此,他小的时候,常在庙侧玩耍,他是见过古庙的样子的,也看过庙内神像,古制宛然,后来随皇帝封神,受封还乡,再来到祠下,却见“岁久殿宇聩遗,好事者易其地而建之”,还把箕子变成僧人,穿上胡服,把比干弄成太子,“丹青炳焕,规制错讹,罔或如古”,他就想改回来。他认为祭祀三人,自殷就开始了,至今已经数千载了,怎么能以讹诞讹呢,淹没了圣贤之迹,他去问乡间老者,想遵古制,去胡服,尊微子,箕子比干奉配,这样行不,老者们都同意。但那个时候是多事之秋,没办法更改,就把这个想法写到庙里的墙壁上。又是二十年后,他又从河东归来,父老乡亲对他说:今年时和岁丰民安乐业,正适合神享祀人受福,于是迁其祀宇,正其服位,复明灵之居。依然题名为“三仁”,工程自七月开始,十月结束,刻石庙左。

  好好的一篇碑记,得到的信息还是零零落落的,不知这杨汉卿为哪个朝代之人,也无法找到他的来历,也就无法知道这篇碑记写于何时,正在踌躇之际,赵云斌先生告诉我,这篇碑文写于天德三年,即1151年,这是金朝第四位皇帝完颜亮的年号,这个有文字记载的三仁祠重修就是金代的事儿。三仁祠到底建于何时,还是无法考证。他所说也应是正说,当地人祭祀微子一定更早,大约从微子离开这里受封于宋便开始了。金代之时,南宋朝廷已偏安江南,上党之地此前经历了五胡乱华、五代十国,又为辽金统治,多为少数民族控制,给神像穿胡服也不稀奇。

  3

  史上重修过几次,已不可追溯。现在我们所看见的庙宇是王秀珍老人发愿化缘修起来的,不过是近几年的事。

  跟着王秀珍老人走入现在的大庙,看着庙旁的螭首大碑及散落的驮碑赑屃,我有点怅然,曾经的庙没了,石头却永恒着。天冷手边也没有工具,不能从石碑上拓下自己想要的信息,越过山门,进了庙里,依然是散落的古建构件,柱础、石槽、断碑。

  东厢房前有一通清同治四年的碑,上有《三仁祠记》。从《潞水汲古》中找到了碑文:微子镇清风岭之有三仁庙也,实潞邑之名区,乃婴东之保障。且三仁恩著当时,泽及后世,尤万世所当祭祀者。奈世远年湮,风摧雨洒,总历来葺补有人,又遭兵燹,大殿焚烧,神像剥落,戏楼、耳舍、廊房难存,余则瓦砾成堆久矣,目不忍观矣……因请九社公议重修……九社劝捐,十方募化,鸠工聚材,择吉修造。垣墉圯坠者再植,屋庑倾颓者重修。三仁像衣冠整肃,大雄殿眉宇辉煌,翚飞鸟革,焕然聿新。经始于同治甲子八月,落成于乙丑孟秋。

  这是有碑文记载的一次重修。

  旧志有载:太平天国军曾于1853年从潞城过境,9月25日在比干岭下的比干岭村焚毁了村里的全神庙,后经神头岭去往黎城。清同治四年是1866年。那么,是不是可以推测,太平天国军从这里经过时,同时也把三仁祠毁了呢?毕竟,三仁祠东边的路,就是曾经的长邯路,是到神头岭的必经之路。清同治四年的重修,是不是因为这次被毁呢?这也只能交给历史了。

  老人说,现在的庙就是在老庙的原址上建起来的,原来是个大庙,她看到我一直在看那些断碑,就说,有的是从地下挖出来的,有的是施工中铲断的,还有块石碑,太大了,弄不进庙里来,就砸成两截,才抬进了庙里,她又让我去看那些灰黑的瓦当,很精美,包括一个鸱吻都在。都是旧物,都是旧物啊,我于这些旧物仿若故人,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抚摸它们一下,权当传递我们彼此的温度,我永远留不住历史逝去的身影,每回只能在心里一次次地凭吊。

  4

  红墙碧瓦,大殿巍然峙立。

  殿里微子、箕子、比干安然而坐,享受世间香火。

  我恭敬地鞠躬,退出。

  又听王秀珍老人说:日本人打进来的时候,把原来的大庙毁了,他们就在现在的庙内西边空地上曾经建过炮楼。说完,她还指给我看。

  为啥在这里建炮楼呢?

  原来,这里东边的小道才是曾经的长邯公路,在微子岭上建起炮楼,居高临下,周围动静一目了然,八路军或者老百姓都不敢轻举妄动,也能与十里外的神头岭、五里外的五里后日军互成犄角之势,几个日兵就能控制局面。

  老人说,炮楼的底层现在就埋在地下。

  我并不想看这个,这与微子的传说格格不入。

  不过几十年间,抗日战争远去了,庙内剩存的那些断碑残碣,依然带着古时的三仁之清风。

  5

  几千年过去了,我只看到了眼前的景色,无法探知古远时候的微子岭上风光如何,只能从古籍的蛛丝马迹中去探寻。

  宋李公弼《过微子岭》诗:

  路穿云霭陟层冈,稍下弥高十里长。

  涧底攒星分水石,谷中行蚁辨牛羊。

  奇峰巉刻瞻熊耳,乱壑奔湍泻浊漳。

  咫尺灵源虽不到,空余俗眼羡青苍。

  明潞城知县冯惟贤《微子清风》诗:

  忠臣孝子植纲常,报祀应宜伏腊长。

  古庙荒凉苔藓合,清风犹拂万年芳。

  明潞州知州马暾《谒微子祠》诗:

  曾于经典见三仁,生者心同死者真。

  有意欲绵千世祀,无门且作百年人。

  庙遗道左兴还废,名并山高秋复春。

  最喜奚斯工孔硕,旧碑新刻贵如银。

  清潞城知县张士浩《谒微子祠》二首诗:

  商家若肯用三仁,周室应无十乱臣。

  天理人情真枉至,兴亡成败亦前因。

  潞水清风两划然,古人不死此心传。

  情知白马宾王后,商祀能存六百年。

  是啊,三千年后,商朝已成为甲骨文的标配存在,而在离当年的朝歌不远处,还有那么多的乡人在祭祀着他们的几个和光同尘的人物,乡人们认为那是他们的祖先。

  宋朝的微子岭,沟大水深,谷底牛羊成群,周围群峰林立,沟底的水最终流向了浊漳河。李公弼找不到这条河的源头,而我找到了,此河源头起自于北禹王山,一路途经好几个村庄,当然也流经比干岭下的谷底,一路向浊漳河而去,只是年代久远,现在的我们只能看见干枯的河谷。明朝知州马暾眼里的三仁祠,庙已倾颓,只有石碑乱扔。

  而明朝知县冯惟贤时古庙已呈荒凉之态,但微子岭上依然是水光荡漾、衣裙飘摇。

  这个明朝知县的叹息倒是深得吾心,他说:倘所谓君子之德风,百世未艾者,是耶?非耶?入其地必被其风,被其风应思其德,民之秉彝,好是懿德,感兴自在人矣!否则与腐草朽木将勿同。

  此地若说清风,站在山巅自有清风袭来,但哪个山头会没有风呢?如此之清风又有什么稀罕?那么,千古流传之清风就当是君子之德风了。《论语》中有“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因此,李隆基别驾潞州时,设有德风亭,广招仁人志士。古往今来为君为臣,在朝在野,都应倡导德风。德之教化,民风淳朴,以仁治国,这是百姓之幸。

  纵使今日寻来,山川沟壑已不复旧时模样,且大河断流,牛羊已不知去向,庙是新建,犹存断碑,千年间,恍惚几许轮回,也一样能体会到古人设立“微子清风“之景的微言要义。

  自然之风依然吹着。

  君子之风依然流淌。

  这是微子、箕子、比干三仁的忠孝节义、心恤百姓的精神在照耀,且万古流芳。

  6

  清康熙《潞城县志》说:微子村东有三岭,北曰箕子墓。想亦附会。

  我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