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   山西省政府  |   长治市政府 今天是

热点查询:潞城潞城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潞城要闻

纪念上党落子国家级申遗成功10周年暨潞城市红旗剧团独立建团60周年

弘扬优秀传统文化 振兴上党潞城落子

 时间:2018-08-09 08:42       大    中    小      来源: 潞城新闻中心

  

图为红旗剧团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朱元璋斩婿》剧目

  王树真

  据史料记载,上党落子在清道光五年(1825年)就有行台演出的活动,距今已有近200年的历史了。2006年12月,上党落子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2008年6月,上党落子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对于上党戏曲界来说,除了应该做好保留保存保护,甚至是抢救除了声腔、表演风格,还有如今基本不用的“推散霸”、“跷功”“上党落子脸谱”等技术绝活外,第一任务还是要在出人出戏出好的艺术作品上下功夫。这是上党落子人的重要使命。

  在继承发展上党落子的历史进程中,汇聚了历代艺术家的潞城市红旗剧团,无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由于在五十年代建团过程的特殊性,给其带来了特有的传统。她的成员很多是从潞城三区联合剧团过来的演员,他们带来了革命精神;有些是从传承创新而闻名的大众剧团过来的演员,他们带来了革新精神;还有一些是建团后吸收的长治郊县过来的演员,他们带来了不怕吃苦,不怕受累的太行精神。这三种力量和精神从剧团建团之时就融合汇通在一起,成为自己的传统。其建团时的主要领导李晚喜、任远善、于保成等就是具有三合一精神的艺术家。在以后的岁月里,这三种精神又得到了良好的机遇,演职员们也没有辜负这个机遇。红旗剧团继承和发展了上党文化遗产,他们一路走来的轨迹,为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创新与发展起到了典型示范作用。

  上党落子悠悠200年历史,无数先辈为这门艺术呕心沥血。特别是以郝聘芝、郭森、徐喜堂为代表的现实主义表演艺术乃是红旗剧团对上党落子极为重要的贡献;以刘金水、申科、赵树田、 刘峰、郝毅等为代表的具有改良改革精神的上党落子艺术家,是上党落子改良改革中的中坚力量。当然,早期的上党潞城落子也有过过火和不顺常发展的时候,但是其核心精神始终是创新,是创造性发展。这种创新精神,更是奠定了红旗剧团的深厚根基。在此,我们首先要向先辈艺术家们礼贤致敬。没有他们坚实的脚步,就不会有今天上党潞城落子的繁荣和发展。

  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我们在纪念上党落子国家级申遗成功10周年的时候,也迎来了红旗剧团独立建团60周年。过去的60年,红旗剧团不仅拥有了一大批传世的经典作品,而且为潞城戏曲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在长治市的领先优势贡献了积极力量。郝聘芝、郭森、徐喜堂及其之前的时代不说,只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之后的近50出“旧中有新,新中有根”的潞城戏曲名篇,都是与时俱进地受到上党观众欢迎的典型剧目。这些剧目轮番巡回轰动演出,印证了继承传统是根基,创新发展是新时代要求的命题。对于上党落子的发展,对于优秀作品的创造而言,传承是必经的路径,是丰富的滋养。传承必须要经过创造性的转化,经过创新性的发展,才能体现其价值和意义。经典名篇的成功推出,不仅培养了青年演员,打开了演出市场,获得了社会赞誉,而且还培养了一大批青年观众,为剧种的复兴与繁荣点燃了生命力。与此同时,他们也在创排新编现代戏,红旗剧团一路都在延续创新精神。上党落子,这个传统戏曲艺术如何表现新时代的生活,是一个艰难而复杂的课题。红旗人从根本不知道如何表现到逐渐懂得如何表现,一点一滴的积累着经验,的确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无论传统剧目还是新编现代戏,他们都是既要品嚼传统的味道,更要体现现实主义的时代特征,让上党落子焕发新时代风采。

  剧目建设与人才培养是红旗剧团60年贯穿始终的两根主脉。照顾好“昨天的老艺人”,珍惜好“今天的中青年艺人”,培养好“明天的新艺人”,是市文化主管部门和红旗剧团始终不渝的人才发展方针。目前,上党活跃的落子艺术家,潞城籍的不在少数,这份宝贵的财富赋予了红旗剧团在继承传统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贵的是,今天的红旗剧团人才济济,从战争年代到今天的新时代,看艺校生再观随团生,可谓“代代”行当齐全,“生生”文武兼备。中青年演员正在从老一辈艺术家手上接过传承的旗帜,拥有了他们自己的代表剧目,已经成长为中流砥柱。

  剧团的发展,只有建立在历史的延续性上才是坚不可摧的。红旗剧团的发展是具有延续性的。每一任团长都在彰显上党落子的经典性、人文性、地方性上进行挖掘和探索。在戏迷和广大观众中影响最深、广泛被传唱的《文王访贤》《对花枪》《朱元璋斩婿》等,其实就是几十年来数任团长不断努力的结果。弘扬文化自信,继承和发展上党落子,是红旗剧团的精神,也是所有上党落子人的精神。

  辨别一个剧种生命力的强弱,就看其观众的拥有量。从上世纪末至今,红旗剧团坚持在乡村演出的同时,积极推进上党落子进校园、进社区、进厂矿等活动,不断扩大上党落子的观众群体。在一次又一次指导或示范演出中,向观众全方位展示了上党落子的独特魅力与人文气质,将上党落子的种子洒向了三晋大地及周边市区。通过这一系列的活动,不断培育了大批年轻的“潞城落子迷”,凝聚和团结了一大批对上党传统文化兴趣浓厚的朋友,他们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唱响了潞城声音。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面深重的戏剧危机来临的时候,红旗剧团和所有戏曲人一起,经历了那个最艰难的时期。剧团散伙,演员转行、摆地摊、跑八音会的消息不时传来,能够坚持正常演出的剧团少之又少。那个时候有人断言:戏曲枯萎了,上党落子消亡近在眼前。但是,《红霓缘》《情系洪山》的横空出世,以及《卖苗郎》《香莲案》《拜师》的“轰动效应”,给萧条的上党落子艺术带来了希望和亮色。上党潞城落子走到今天,已经成为最有活力的剧种之一。今天有更多的年轻观众,都来选择聆听戏曲,聆听上党潞城落子,折射出了社会经济的强大,人民精神文化需求的提高。红旗剧团60年的发展,都是和潞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轨迹相一致的。

  红旗剧团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雄风,又展开了振兴上党潞城落子的瑰丽大幕。文艺复兴的新时代已经到来,上党潞城落子,您再度风光的时候还会有多远呢?

  (作者系资深编导,中国戏曲导演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