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潞华办工作人员冯丽娜棚改入户日记

2017-07-06 11:43
【放大】 【缩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题记:

  尽管每一天都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对我们征迁工作组来说却又大体相同,区别只在于入户的对象略有不同和天气阴晴无常。

  距离签约第一阶段完成仅剩不到一周,为了确保所有征迁户圆满完成签约任务,潞华办上下拧紧劲,齐上阵,自加压力,加班加点,向着第一阶段的目标做着最后的冲刺……

  我用白描的手法写实地记录下其中一天的行踪,既是对棚改入户工作场景真实的再现,也是对这段人生经历刻骨铭心的纪念,并籍此向所有致力于棚改工作的同仁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25日早晨7:30

  昨晚(周六)因入户太晚没回家,就住在单位。早晨7点半,醒来,匆匆起床,洗漱。

  连续几天来入户的任务都很重,今天虽为周末,也不例外。我不敢磨蹭,洗漱完毕,拿上水杯、手机等必要装备赶往西街阵地。来不及吃早餐,在楼下推车老汉处买了一个夹鸡蛋饼边走边吃,这已成为我来潞华后的早餐习惯,主要是为了节省时间。

  上午 8:30 集合 准备

  一路快走, 到达西街大队,看到同事们陆续到来,心里才舒了一口气。刚上楼,就被商铺住户宋过计截住,要我们先去他家入户测算。

  西街大队会议室,潞华房屋腾退验收工作组已在对征迁住户进行验房登记。

  会议室隔壁,西街入户工作组对一天的入户安排进行碰头。

  上午 9:00 向着目标,出发!

  9点10分左右,到达宋过计家门市,结果宋师傅因为心急而忘记带钥匙,我们只好耐心等待……9点24分,宋师傅拿来钥匙打开了门面房,里面已是人去楼空。评估工作人员只好在门前停着的一辆白色轿车头盖上为其测算填表。经过双方有效沟通,宋师傅对征迁补偿进行了确认,并在签约告知书上签字。

  今天的第一户初战告捷!

  上午 9:30

  刚从宋过计家出来,就被隔壁商户李春风迎了进去。这已经是连续两天第三次来她家了,因为无证和商铺认定等一些问题反复纠缠,一直无法达成意向。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商户还是没有最终敲定。

  不过,功无妄误,经过我们一遍一遍的入户和反复耐心的解释,主家对我们的态度明显比以前好多了,最起码能冷静听我们说话,不再像前几次那样飞扬跋扈,不容商量。凭感觉,再来一次,就能拿下。

  上午 10:00

  李红旺家在西街前巷口,属临街商铺,自营一家服装店。主家认为自己有完善的经营手续并按时纳税,应等同于合法商铺,要求按主街道7200元对商铺进行补偿。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解释,无果,只得折回,期待进一步入户。

  上午 10:30

  从李红旺家出来,接到征迁户贾国政的电话,便迅速赶往他家。贾国政家的情况是兄弟姐妹闹纠纷,曾上诉至长治市中院。虽有法院的判决意见书,因为其他几方不在现场,无法确认。

  上午 11:00

  我们赶往下一户王东来家。

  敲门闻犬吠,来有征迁人。一进院,两条狗来势汹汹,朝我们扑来。还好,狗被拴着。否则,打死也不敢冒进。与狗的邂逅,是我们入户中经常发生的一幕。提防狗咬,也是我们入户人员需要经常注意的问题。曾经,吕卫东主任就在入户时被狗咬伤。

  主家态度和蔼,积极配合,但因证载面积与实际面积略有出入,暂时搁置,等主家找全其他证明再做处理。

  上午 11:30

  11点半左右到达桑平福家,由于最近忙着给儿子举办婚礼,一直没顾上正面接触。工作人员经现场重新测量,认真计算,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努力,主家敲定意向,签订了告知书,正应了那句老话:人逢喜事精神爽。

  中午 12:40

  从桑平福家出来,已是中午12点40分,我们顶着太阳,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找地方先填饱肚子。中午1点钟(确切说应该已是下午),才在南关一家小餐馆坐下,吃上了传说中的“凉皮就玉米”。

  吃得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一会儿。就像中场休息一样,哪怕一小会儿,我们也倍加珍惜。

  下午 3:00

  吃过午饭,跑回单位歇了一会儿。

  下午三点钟,准时起床,赶往西街大队。

  去到大队,看见满华和成岗先到。他俩蹲在地上一边乱画着,一边闲侃着。我加入进来,我们一起畅想着几个月后,现在的西街将不复存在,两年后,脚下的土地将高楼林立、涅槃重生。

  我一定会记住我们为之奋斗的这些日子。

  下午 3:40

  人到齐,我们像战士般振作士气 ,再次出发!

  来到马文杰家,他装修得还不错,来过多次,对我们也算热情。只是不认可装修评估结果,对此,我们只有再做工作。

  下午 5:00

  从朱永德家出来,去往糖酒公司的路上,随处可见西街住户进进出出都忙着搬家,车来车往把西街老巷挤的水泄不通,热闹异常。

  贴上封条的院落,封住的不仅是万千家庭的历史,还有再也回不去的过往。

  下午 5:50

  从糖酒公司出来,一路向前,路过泳源电脑,栗主任趁机进去做思想工作。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绝对不放过任何机会。

  下午 6:15

  这已是今天第二次来李春风家了,崔主任亲自过来入户指导,我们顿觉士气大增。

  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评估工作人员还在测算。我们入户的工作内容就是这样,一点细节一点细节沟通,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一遍一遍测量,就像解乱麻一样把所有疙瘩都梳理通,才能得到住户的认可和满意。

  期间,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跑进来到处找着妈妈,是李春风的孙女。霎时,我好想自己的孩子。已经连续两夜没回家了,也多想,听孩子叫一声妈妈……

  终于,在7点18分,李春风的儿子代签了告知书。那一刻,我们心里的又一块石头落地了,比吃一顿大餐还开心。

  晚上 7:40

  我们到了今天的第十二户王根英家,就是我们俗称的“文物”家。

  王根英家的宅子始得于土改时分得的地主家的胜利“果实”,建于晚清,为四合院结构,保存较为完整。8:26分,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坐在这样一座跨越时空的古院落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穿越了一样……内心突然变得好平静,灵魂就像得到了洗礼,这就是文化的魅力!

  随着主家签了告知书,被我们俗称的“古董院”终被巧舌如簧、足智多谋的郭主任和思路缜密、滴水不漏的栗主任拿下了!

  晚上 8:43

  晚上8:43分,我们顾不上吃饭,决定乘胜追击再入一户,于是来到了任建立和苏萍家。原来,工作也是会上瘾的。

  刚一进门,便看到苏萍的女儿在床上乖巧地玩着。小姑娘比我女儿稍大点,任何一个和孩子有关的场景都能触动我极其敏感的神经。有一种叫无法言说的痛,不提便罢,一提便心如针刺。由于工作的缘故,我经常对孩子不管不顾,一种莫可名状的愧疚感在内心升腾开来。

  这已是连续第三次入户,这次过来就是敲定一下意向,比较顺利。

  晚上 9:27

  一连签完了两家,才想起还没吃饭呢。

  大部分饭店都已经关门了,寻寻觅觅了一圈,顺便逛了逛“夜潞城”。乘着习习凉风,有一种久关在笼子里被放飞的感觉,好惬意!

  觅到一家拉面馆,落座。

  席间,大家有感而发:虽然很苦,不过若干年后的今天,回忆起来很有价值;虽然很累,但能聚到一起又是多大的缘份?所以,我们要加倍努力,倍加珍惜。

  晚上 10:36

  到达冯春胜家。大家很快进入工作状态,聚精会神讨论起来。10:54分,一切正常进行着……栗晓云副主任终于熬不住了,倒在沙发上“小睡”起来。

  11:23分,唯有评估人员和户主精神饱满,坚守着阵地。 11:36分,连户主都有点迷糊了……11:46分,户主冯春胜在告知书上签了字。此刻,就像攻克了一座碉堡一样,这短暂的胜利把我们这几天的疲惫一扫而光。

  后记:

  回到宿舍,已是凌晨12点一刻。

  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我不禁又闪过一直以来经常思考的问题:这么累到底是为了什么?值不值得?

  思来想去,我也没有成型的答案,只想起保尔·柯察金的那段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主办单位:潞城市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晋ICP备05002808号

承办单位:潞城市人民政府信息中心   E-mail:lcsxxzx@126.com

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晋公网安备 14048102140482号